11月2日在地铁9号线的所见所闻

负壹

本文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算你倒霉。


“欢迎乘坐北京地铁9号线,本次列车的终点站是郭公庄站。郭公庄站是换乘车站,换乘地铁房山线的乘客,请按站内提示标有序换乘。”地铁9号线的广播一遍一遍的循环着,车上熙熙攘攘,甚是喧嚣。“一会还要换乘房山线,也不知道还要多久,奶奶家怎么在这么远的地方呢。”叶茗一边想着,无聊的拨弄着礼物盒上的蝴蝶结。

车停了下来。虽然夜已深了,9号线的末班车仍然是人满为患。开门的一瞬间,车上的乘客如同突然沸腾的水一般躁动起来,失去了屏蔽门的阻隔,一下子冲向对面房山线的站台。叶茗并不想与其他乘客挤在一起,便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地等着,拿出手机随意翻看与同学的聊天记录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叶茗觉得身边安静了,便提起自己的手提袋,向门走去。突然,关门的提示音响了。“滴。”“不对啊,这一站是终点站啊,怎么会…”“滴。”“…这么快就关门?”叶茗有些急了,加快脚步冲向站台。

然而已经晚了。“滴。”地铁门关上了,叶茗一下子撞了上去。在失去意识之前,他似乎看见站务人员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。


“这是哪…”叶茗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炸开了。外面的光似乎很亮,但他怎么也睁不开眼睛。

“好遗憾啊,他还那么小…”叶茗似乎听到身边有人议论。他想挪动自己的手,但感觉全身都被石头块压住了一样,动弹不得。“9号线…地铁…故障…高中生…叶茗”当隐约听到旁人念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,叶茗猛地一惊。“难道我已经死了?”这个可怕的念头突然产生在他的脑海中。

“他醒了,快控制住他!”叶茗突然清晰地听到这样一句话。紧接着,他感觉他的左手手臂一阵刺痛。

叶茗再次晕了过去。


再一次醒过来,仍然是在9号线的车厢里。叶茗缓缓站起身,环顾四周,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。车厢里静悄悄的,线路的指示灯全部都灭掉了,说明已经走过了终点站。周围的座椅上还有余温,自己的手提袋也躺在地上,让他觉得很安心。叶茗把礼品盒取出手提袋,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。“幸好没有把礼物摔坏,刚才应该是一个梦吧。”他想着,“如果末班车已经走了的话,那就只能打车了。”

叶茗的腿隐隐作痛,但他还是提起手提袋,向驾驶室走去。“奇怪,驾驶室怎么没有人?”叶茗走近驾驶室门口。仪表盘和各种指示灯闪烁着不同的颜色,中控台上显示了几行小字。叶茗把脸凑到玻璃上,努力向内看去,中控台上的字是:“安全锁已启用,紧急模式”。叶茗不太明白这些名词都意味着什么,但他只想赶快离开这里。叶茗伸手拉动驾驶室的把手,门是锁着的。

“那就只能报警了吧。”可是叶茗发现,自己的手机并不在兜里。叶茗拖着仍然疼痛的腿一瘸一拐的往回走,在车厢周围左顾右看。“这里没有…这里也没有…”叶茗到处寻找着。

叶茗从车厢的最前端走到了车厢的最后。这里的驾驶室与前面一模一样。闪烁的指示灯,看不懂的标志,还有中控台——不对,这里中控台上的字是:“安全锁已关闭,请留意身后的人。”

叶茗觉得后脑勺有些发凉:“什么身后的人,这是什么鬼提示。”他习惯性的伸出手转动门把手,门开了。叶茗进入了驾驶室,迅速带上了门。“安全锁,安全锁,安全锁到底在哪里?”叶茗再一排排按钮中搜索着,终于把目光锁定在了最后一排一个不起眼的红色按钮上。尽管上面写着“危险,勿动”,叶茗还是毫不犹豫将按钮按了下去。紧接着,他的身后突然传来敲门声。


“叶茗!”

叶茗转过头,隔着驾驶室的玻璃,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:“是你么,枫?”

枫,是叶茗初中时的同班同学,楚月枫。

在叶茗的印象里,楚月枫是一个过分活泼,甚至有些疯癫的女孩子。作为叶茗的同桌,楚月枫经常捉弄叶茗,在他要坐下的时候把他椅子抽调,在他的课本上乱写乱画,在他的文具盒里放死虫子…因此叶茗给她起了个外号叫“枫子”。后来,楚月枫和叶茗成了很好的朋友,叶茗便将称呼改为“枫”。

初三那一年,楚月枫突然消失了。班主任的一句轻描淡写的“转学了”,楚月枫便再也没有在班里出现过。无数次拨通楚月枫的电话号码,叶茗只听到了毫无感情的机器音:“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,请查证后再拨。”

“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啊,快给我开门!”枫的话打断了叶茗的回忆。“抱歉,抱歉…”叶茗说着,把驾驶室的门打开,放楚月枫进来。

楚月枫的相貌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,甚至几乎没有长高。长长的刘海,尖尖的下巴,白皙的皮肤…与两年多前最后一次见到时别无二致。当楚月枫再一次站在叶茗面前的时候,叶茗有很多很多话想问她。

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叶茗没想到的是,枫先发制人就问了自己同样想问的问题。“刚才地铁在站终点站的时候,我没下去。”楚月枫并没有等叶茗回答问题,便自顾自说到。“巧了!”叶茗紧接着突然意识到什么,“不对,那还用说么,肯定都是坐过站了嘛。”随即便相视一笑。


叶茗喜欢楚月枫。在枫转学之前,叶茗曾一直想给枫表白。虽然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刻意为之,似乎过去的许多事件都在把叶茗和楚月枫凑成一对。叶茗喜欢这样的感觉,但只是不知道楚月枫的所思所想。

以前的放学之后,叶茗总是会在学校留到很晚,无论是去找老师答疑还是玩手机消磨时间,总会等到天色渐暗才走出校门。即使已是傍晚,叶茗经常会在回家的路上撞见楚月枫,便会聊起最近学校的一些事情。

叶茗记得自己曾与楚月枫一同走在井然路上,看着四处的灯火,一路向西,在下一个路口分别,各自回家。

从学校到分别的路口,有一条不知名的小河。以前的夏天,当夜幕降临之时,叶茗总是在河边驻足,让傍晚的风吹过自己的脸颊。四周的光将河面也染上了不同的颜色。

“小傻子,你又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每当楚月枫经过,总是会这么问叶茗。

“小枫子,我在看河,要你管?”

“我偏要管,河有什么好看的,不就是水嘛。”

“河多好啊,河面上的光很好看,河水流的很安静,河边的风也很温柔。”

“切。”楚月枫嘲笑到,但也还是与叶茗并排站在一起,把手扶在栏杆上向河面看去。


“哈,你是怎么进驾驶室的,把你给能的!”楚月枫突然说,再次把叶茗从回忆中拉回现实。

“门就没锁。”

“诶,怎么可能?我记得我就没打开啊?”

“你说的,是前门吧,”叶茗笑了,“小枫子果然还是小枫子啊,都不知道到车厢后面看看。”

楚月枫生气了,伸手就打叶茗:“我 没 有!我明明去看了呀!我透过玻璃还看到中控台写着什么安全锁已启用…”

叶茗赶快躲开,没想到却撞到了驾驶室的门上。

“别闹了,先来确定一下我们现在的状况吧。”叶茗一边摸头,一边说道。

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给你揉揉。”楚月枫把手伸到旁边,却被叶茗推走:“谁让你碰我了?”

“我偏要!”

“算了算了。那么,2019年11月2号,北京地铁9号线末班车,现在在终点站郭公庄站之后,司机不…”

“等下,2019年11月2号?”楚月枫突然插话。

叶茗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,突然停下来看着楚月枫。

楚月枫觉得现在的气氛很奇怪,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睡傻了,现在不是才2017年么?”

枫见叶茗没有说话,又自顾自说起来:“你可真是糊涂啊,今天不是2017年2月18号么,星期六,不然我怎么会一个人这么晚坐地铁?”

枫也停了下来,看着叶茗。


“又是一个坐过末班车的可怜孩子么?”

“是这样。”

“之前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少次?”

“有四次吧,其中有三个人都已经死了。”

“那个幸存者是谁?”

“是个女孩,叫楚月枫,但她恐怕是不会醒来了。”

“真是个好听的名字。”

“是啊,很可惜,她一直沉睡在自己的梦中。”

“听说科学家在研发解药。”

“现在进展很慢,可能还要有三年吧。”

“这次的男孩呢?”

“他也很幸运。他至少渡过了危险期,不过也是…”

“一直沉睡着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们有什么办法么?”

“我们可以控制梦境。”

“那么会梦见什么?”

“女孩还在地铁上。”

“地铁上度过这么长时间会很枯燥吧。”

“我们已经调整了时间刻度,本来是1个小时对应1年,但现在算力下降,大概她会有几天的经历。”

“那男孩呢?”

“我们可以照做。”


叶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。

“不是吧…”叶茗的声音都开始颤抖。

楚月枫感到莫名其妙,但也意识到一些不安:“那个,2019年什么的,你到底在说什么呀!”

“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你初三下学期的时候,去哪了?”叶茗直冒冷汗,但还是想要最后再验证一遍。

“现在不就是初三下…”楚月枫突然想到什么:“你说你来自未来?”

“你就说,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,带上时间。”叶茗没有回答楚月枫的问题,直接问到。

楚月枫想了想,仍然是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就是…2017年2月18号,我坐地铁9号线末班车,到了终点站,玩手机,忘了下车。”

“从你坐过站到下车过了多久?”叶茗继续追问。

“那个…我好像太累了,就睡着了,”楚月枫无奈地说:“但是从醒来到现在,大概有…两个多小时?我手机没电了。”

“我好像明白了,我们来推理一下。”叶茗强忍着担心和恐慌,拿起了地铁运行记录单,在旁边找到一张纸就开始写。

人物 时间 事件 地点
聪明可爱的叶茗 20170218 9号线末班车终点站没下去 驾驶室
枫子 20191102 9号线末班车终点站没下去 驾驶室

楚月枫一把把叶茗手中的笔抢走。

人物 时间 事件 地点
聪明可爱的叶茗 小傻子 20170218 冒傻气9号线末班车终点站没下去 驾驶室
枫子 善良可爱的小枫 20191102 9号线末班车终点站不小心没下去 驾驶室

叶茗笑了,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说出一句没有逻辑的话:“抢我的笔,那就做我女朋友吧。”

楚月枫的脸一下子红了:“那个…你说什么呢…能让我考虑考虑么?”

“而且,咱们现在要解决的是逃出这个地铁,对吧。”

“如果都死在地铁上了,什么也没有了。”楚月枫尽力想要假装自己没有那么激动。

“不,你还有我。”叶茗又把一句不那么合时宜的话说了出来,但紧接着,他就后悔了。

楚月枫哭了。

叶茗眼看着楚月枫的眼眶红了,随后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角流出。

“有什么用啊!分明…分明…被困在这样的地方。”

“你知道么,我们出不去了。”

“我很害怕,很害怕,我真的…很害怕。”

“这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地铁。时间都是乱的,那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“你,只是一个梦,对么?你是假的!这一切都是假的!放我出去!”楚月枫的哭声已经近乎变成了喊声。

叶茗抱住了楚月枫。楚月枫抽噎着,将头埋进叶茗的怀里。

“相信我,好么?”

“我一定会带你逃出这里的。”


叶茗摆弄起驾驶室的按钮。

“诶,这个按钮是干什么用的呢?”叶茗指着一个小小的方形按钮自言自语到。

楚月枫噗嗤一声笑了:“就你这个傻样子还带我出去,想什么呢?按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

说着,楚月枫按下了按钮,屏幕上突然显示出“广播已开启”几个大字。随即,一个REC的标志出现在按钮上。

“大家好,我是本次列车的列车长楚月枫。欢迎乘坐北京地铁9号线,本次列车的终点站是郭公庄站。郭公庄站是换乘车站,换乘地铁房山线的乘客,请按站内提示标有序换乘。”

“你是戏精么,我也来!”叶茗也按了一下按钮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叶茗。”

“诶呀忘词了。”

“那我可随便说了!”

“我喜欢本次列车的列车长楚月枫!楚月枫是个很可爱的孩子!”

楚月枫又气又笑:“你怎么这样嘛!你怎么连这么短的广播词都记不住。”

“我就是傻嘛。我自创的词难道不好么?”

楚月枫故作严肃:“你的心意,我已经收到了。组织上会认真考虑你的提议的”,却憋不住笑了出来。

这时候,控制台的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窗口。

“收到来自地铁控制中心的消息。”
“是否查看?”

点击此处查看来自地铁控制中心的新消息

孩子们,地铁控制中心向你们问好。
本消息的目的是向你们说明你们现在的状况。
你们现在所处的地铁,并非你们曾搭乘的地铁,而是天河四号构建起的虚拟世界。
北京地铁9号线的任何列车在经过郭公庄站后,会通过一个具有辐射的区间。
采用了特殊涂料的司机室可以降低辐射水平,使司机接收到的辐射在安全剂量之内。
而作为在终点站未下车乘客的你们,未能幸免于难。
你们接收到了致命剂量的辐射,并因此陷入了永久性的昏迷。
为了拯救你们,你们的大脑被接入天河四号网络,进入了我们制作的模拟程序《地铁》。
该模拟程序与外界的唯一通信接口是广播系统。
我们收到了你们的消息,证明你们的意识成功的连接上了外部终端。

模拟程序《地铁》是首个将人类意识接入大脑的程序。
你们的参与使得我们对人类大脑产生了更深层次的了解。
也因此,对于状况的解药已经在研发过程中了。

遗憾的是,由于我们的系统算力进一步下降,时间压缩进一步崩溃。
原定计划我们把这里的1个小时压缩成现实世界的1年,解药能够在3个小时内研发完毕,你们可以回到现实世界。
但依照目前的时间线,你们将被迫在这里度过两周的时间。
当本消息结束时,你们将立即获得模拟程序管理员权限。
你们对该模拟世界的测试能够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,并加速解药的研发。

系统控制台已经完全解锁,你们可以离开地铁,进入模拟程序的其它部分。
记住,地铁广播系统是唯一与现实世界连接的平台。
如果想要与我们联系,请在北京地铁9号线终点站上车。


叶茗沉默了。在这里度过的每一秒钟,现实世界都在飞速的流失。

楚月枫抱住叶茗,感受着他的心跳和他的温度。

地铁突然动了起来,随即控制台上的各种知识灯也开始闪烁。

“我们怎么办?”叶茗问到。

“没关系,已经不会再糟了,对吧。”

“欢迎乘坐北京地铁9号线,本次列车的终点站 彼岸 到了。”车内广播再次响起,车门也随即打开了。

“我们走吧。”楚月枫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