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搬家一事到初中以来的一些想法

「如果不睡在床上,就不会有鬼压床。」
新家的窗台很大,铺上一层垫子,就可以睡在上面。由于上一周睡觉做了许多噩梦,我决定这周睡在窗台上。
「我一翻身,就会从窗台上掉下来,掉到床上,应该不会很疼。」
怎么说,这一觉还算安稳。

本以为搬家只是住所的改变,但不知怎么着,却总感觉失去了什么。

原来的住所在北洼路上,离学校仅有一个路口之遥。我上学喜欢骑车,即使是7分钟的路程,也一定要匆匆忙忙在小区门口找一辆单车扫开,把书包轻轻放进车篮里,一个急转弯拐进北洼路,向南而行。

总是很感慨时间过得很快,在这里也有4个年头了。不同的时间段,又发生了许多不同的事情。如果我真的还能继续把写文章坚持下去,或许会找出一个闲暇的时光,说说以前平凡却又令人珍视的故事。

「回不去了。」
记得初中时许多被认为是寻常而单调的事物,到现在却求之不得了。不知是因为我「矫情」,还是因为果真放不下以前的人与事。其实很少直接去回忆以前的事情,总感觉这样让大脑运转起来很累;但每当一个新的季节的开始,或是不经意间发现了什么过去的痕迹,亦或是拿出以前的某样东西,寻找起过去的线索,就突然想起以前的某一天,我在相同的季节里,相同的场景下,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。

我是一个很喜欢拍照的人。虽然手边只有手机,但总是在遇到夕阳染红了天的落日,夜幕下校园里发出零星的光的教学楼,车来车往的路口,总是举起手机抓住眼前的画面。正因如此,相册中的一张张照片也对应了4年来许许多多的景色。如果想在自己的过往中找回点什么,在相册中搜索「北洼路」,一张一张从下往上翻看,一些经历就开始在眼前浮现。

以前的生活方式,以前的人,以前的事,总是让人感觉很遥远。就如同坐在火车上,看着窗外的事物渐渐远去,却无能为力的样子。很多人说我已经足够幸运,能够高中还留在原来的学校,让过往的记忆不那么伤感。但即便身处此地,也是物是人非了。

「7班、选课、技术部、机房、信息社、中考、冰沙……虽说仍在这个校园里,总是不可能跟我的7班同学,再一次听吕老师教我修辞手法『渲衬点升吸,承铺照引结』;总是不可能重新坐在4层实验楼机房,和可爱的同学们,做一套从来都做不出来的模拟题,听一节稍微一走神就再也跟不上的算法课;总不可能再听张老师怒拍黑板训斥我们,或是在年级大会上鼓舞士气……」(摘自以前给一个同学写的话)

最后的最后,我想说,无论曾经发生了什么,或欢乐,或悲伤,或痛苦,都已经是过去时了。既然无法抓住时间的尾巴,那就只能向前看了。搬到了新的住所,总会不太适应,新学期,总会一有些改变。还是要积极面对以后所发生的事情,因为过去只有一种,而未来,有无数种。

那么就以我给一个曾经喜欢了很久的小可爱写的生日祝福上的,一句不知道从哪里抄下来的,觉得很切题的话作为结尾吧。

「流年笑掷,未来可期。」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